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。

纪伯伦 ——《先知》



我已经记不清这是泡在图书馆的第几天了。

图书馆里静的出奇,抬眼望去,诺大的阅览室里零星坐着三两个看客,或是敲着键盘,或是翻着手机,只有角落里那个穿着纯白衣服的小姐姐正在认真的做着笔记。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静好,但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,大家都只是陌生人罢了。

阅览室里并没有开空调。我不由得合上了书,一股寒意从膝盖涌上心头,又渐渐扩散到全身。成都的冬,在阴雨天的加持下已经使不爱穿秋裤的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,在这个冰冷的阅览室里更是体现到了极致(甚是怀念北方的暖气呢)。我只好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,这样应该可以让他暖和一点。

都说人生总有迷茫的时候,当年我的哥哥这么跟我说起,我还是一脸不屑道:那又有何迷茫?

我果然太年轻。

“谁都会有迷茫的时候,不就迷茫几天吗?泡在图书馆里的几天跟一年365天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嘛。”

什么,一年?我这才发现原来已经浑浑噩噩的过了快一年了,2020年即将划上句号。回想这一年时间用两个字就可以总结:颓废。

曾经那个有想法,爱学习,知上进,乐观自信,坚韧执着的我呢?我也不知道。

我甚至也有点不认识现在的“我”了。胡子拉碴,头发长的已经没过了耳朵,手背也干的发皱。这不就是当初我最讨厌的样子吗?我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。

“活着又是为了什么呢?”

又想起初到成都的夏天,我站在楼顶,望着四通八达的街道,发出的感叹:

“你说人活着到底图个啥?”

“你这个问题太深奥。”

那里人来人往,那里车水马龙,那里灯红酒绿,那里纸醉金迷。那里似乎从来都不失热闹。

“但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。”
朱自清如是说到。

“是啊,热闹都是他们的。”

说完,阅览室里又冷清了几分。